澎湃新闻记者 谢寅宗 实习生 李权虎 通讯员 梁必升

与家人失联的疑似自闭症男童。本文图片 大足区公安局供图与家人失联的疑似自闭症男童。本文图片 大足区公安局供图

  重庆大足区公安局正为一名疑似患自闭症的5岁男童寻找父母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8月20日从大足警方了解到,这名孩童已与家人失联超过5天,因未能联系上其家属,男童被送往大足区救助管理站。

  大足区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表示,男童现在仍不能正常说话,但情绪稳定。救助站已将男童的照片发到网上,又在大足各社区贴出信息寻找孩子的父母,但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大足区公安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,8月15日上午10时,大足区公安局东门派出所接到医院保安报警,称有一名5岁男童与家人失联,需要民警帮助。

  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,报警人是大足区老人民医院保安。8月15日上午7时,他在街口发现了男童,当时男童身上很脏,双手塞在嘴里,一直在哭泣,浑身散发出难闻的尿臭味。保安问他话,男童也不回答,只知道哭。保安觉得可能是粗心的家长一时大意,将男童遗忘了,于是将他带回值班室。足足等了3小时后,还没有等来男童家人的消息,保安选择报警。

  东门派出所民警随后赶到现场,将男童带回来派出所。警方工作人员描述称,该男童身高1米左右,两颗上门牙有缺失,右手佩戴一根红绳,红绳上系有半颗心形陶瓷饰物。

民警为小孩洗澡换衣。民警为小孩洗澡换衣。

  警方资料显示,在派出所里,社区民警和户籍民警轮流试图和男童进行沟通,希望能获得男童父母的信息,但因为人多,男童更加害怕,咬着手不说话,只知道哭。正在这时,派出所内勤女民警刘佳去街道交完材料回来,男童竟主动与她亲近起来。

  “他完全没办法表达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”在警方提供的视频里刘佳表示,最开始大家都以为男童是个哑巴,直到刘佳蹲下身子与男童说话的时候,男童抬起手指着门外说“走”,民警们这才知道男童能说话。通过接触,民警发现男童虽然能说话、能听懂大人的话,但不会正常表达,智力较同龄孩子要低一些。民警据此猜测,该男童可能是患有自闭症。

  无法从孩子口中获知有效信息,民警只得依靠调取监控视频和走访询问的方式进行核实。民警先到大足老人民医院,发现唯一能拍摄到大门的监控已损坏;民警随后通过公安微信群发布那男童的信息,寻求兄弟单位帮助,但均表示没有接到任何父母报警孩子走失的消息;接着派出所通过社区民警、村社干部辨认,但没人认得该男童。

  大足警方工作人员表示,因为男童没有照过二代身份证照片,人像匹对系统也无法识别。一时间,男童的身份信息核实成了难题。

小孩与民警合影小孩与民警合影

  在民警核实男童身份的时间里,刘佳让男童坐在派出所值班室的椅子上,男童很听话,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,不吵也不闹,但他连上厕所也不说,直接尿裤子上。忙完回来的刘佳看见男童脏兮兮的样子,有些心疼,便去儿童服装店买了两套男童衣服,特意给裤子剪开裆,然后抱着男童来到派出所洗浴室,给男童洗头、洗澡。

  刘佳说,因为民警的工作性质,不能很好地一直照顾男童,一直到了晚上,经过民警们再三的商量,决定将男童送到救助站,那里有专业的医护人员,能更好地对他进行照顾。

  大足区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,男童现在仍不能正常说话,但情绪稳定。救助站已经将男童的照片发到网上,并在大足各社区贴出信息寻找孩子的父母,但至今仍然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大足警方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,截至目前,男童已与父母失联超过5天。仍然没有接到任何报警信息,希望大家帮忙辨认,如果认识该男童,请立即与大足区公安局东门派出所联系,联系电话:023-43722982。